当前位置:

房产楼市 > 新乡故事:魅力封丘,炊烟

新乡故事:魅力封丘,炊烟

更新时间:2019-05-27 来源:河南信息港 字号:T|T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乡村由于有了炊烟而生气盎然。千百年来,炊烟就像一枝枝温暖而高蹈的毛笔,将农人们的心事、缅想和憧憬,不知疲乏地钞缮在辽阔的天空和丰硕的土地上。

在乡村,家家户户烧火做饭,都离不开一种叫做“地锅”的灶膛。这种灶膛大部门都是用土坯垒成的,外形方方正正,一口大铁锅结壮实实地坐在顶端。与“地锅”相搭配的,还有一根不算很高的烟囱,和一只木头做的风箱。小时间爱帮母亲烧火做饭,特别是冬天,坐在“地锅”前面,既豁亮又温顺。拉起风箱,“呼啦,呼啦”,火苗就冒了起来,忽闪忽闪地蹿出了灶膛,像一条可爱的巨蟒一直地吐着红红的信子。

烧火用的一般都是庄稼的秸秆和树叶。这些东西是最不经烧的,刚放进去,一股浓烟冒上去今后,就没有了气力。特别是干燥的麦秸,

更是如此,于是人们把脾气暴躁的人俗称为“麦秸火性情”,有点儿“虚有其表”的味道。

那些结实的木头,是烧火的最佳材料,不光火势镇静,而且很恒久,也没有许多废烟,不呛人。壮实的木头并欠好找,到了冬天,人们就争相到大树上砍枯干的树枝。有时候这些树枝并没有真的干透,放到灶膛里不仅不会立刻着火,而且浓烟滚滚,呛得人泪流满面。

之所以喜欢地锅,除了它做出来的饭菜味道醇正以外,就是捎带着烘烤玉米、红薯。在灶膛的边上,放进去玉米、红薯后,用小火慢慢烘烤,要是火势太猛,就会变得焦糊,没措施吃了。有时候,光靠烘烤还不敷,等饭菜做熟后,再将那些余烬笼罩到玉米、红薯上,闷上一段时间,它们就熟透了。别看这些烤出来的东西沾满了黑色的尘土,绝对原汁原味,又香又美。不过,吃事后必然记得洗手洗脸,可不要弄成了“包青天”。

灶膛是农民们特别尊崇的地方,也是最能牵动飘泊在外的人们的地方。每年的尾月二十三曩昔,外出的人们都会践约般赶回家里,为的是讲述那张贴在厨房的“灶神”,自己照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在“上天言功德,下地保平安”的祈愿中,供上又黏又甜的“祭灶糖”,了却又一年的苦衷。有的地方把这一天唤作“小年”,记得鲁迅师长在《祝福》中详细描写过那些场景,繁华的氛围可见一斑。实在许多处所,就是从这一天,在灶膛前拉开了春节的序幕。

生活一直向前,朝着我们希望的美丽而快马加鞭。在这场今世化的历程中,煤炭、液化气、电器也接二连三地涌进了陈腐的乡村,使人们徐徐忘怀了曾经燃烧柴草的“地锅”。那些袅袅的炊烟,也再难觅踪影了。少了炊烟的乡村,显得缄默了许多,照旧安祥地穿梭在年光当中。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