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交通法制 > 鹤壁面食厨师刘慧鹏:年少学艺尝艰辛,如今练就“一根面”

鹤壁面食厨师刘慧鹏:年少学艺尝艰辛,如今练就“一根面”

更新时间:2018-08-27 来源:河南信息港 字号:T|T

刘慧鹏在展示“一根面”武艺。

【鹤壁动静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岳珂 文/图】一根筷子粗细的面条捏在他手里,顺手扬出即是一道美丽的弧线。跟着手上力道的幻化,空中翱翔的面条划出差异的弧线,最后都精确地落在大锅里。随着末端一条面尾落入锅中,一碗面也就做好了,煮、捞、加卤,再把面端到顾客眼前。8月20日晚,淇滨区某大型购物商城内,专做面食的大厨刘慧鹏向记者陈诉了他十几年学习做面食的艰辛过程。

初学艺时和了俩月的面

今年才34岁的刘慧鹏进修面食制作已经有18年之久了。刘慧鹏本籍因此面食著称的山西长治,不外在学习面食之前刘慧鹏根本上没怎么下过厨房。“会做大米饭,能简单炒几个菜,也没想过去做厨师。”刘慧鹏说,2000年,年仅16岁的他离开故里去太原打工,投靠了一个在太原做厨师的亲戚,也正是从当时起,刘慧鹏入手了本身的求艺之路。

“刚入手当学徒时,师傅不会教你任何对象。”刘慧鹏说,师傅交给他的使命就是和面,师傅把面和水按比例配好,然后让他和几个学徒和面,和洽今后给师傅做面。这么一个简朴枯燥的工作,刘慧鹏一干就是两个月,之后师傅才最先逐步教他一些做面食的入门知识。学徒时期,只管饭店管吃住,但一个月只有150块钱人为,“根本不够花,但当时是在学手艺啊,少也得忍着”。刘慧鹏说。

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刘慧鹏熬过了头半年。在太原,刘慧鹏学会了刀削面、拉面等最基础面食的做法。半年后,刘慧鹏碰到了一个机会。“师傅陈诉我们,北京的一家饭店必要人手,问我们去不去。”专心想闯荡一番的刘慧鹏立刻就答应了,“不管报酬怎么样,能到大都邑见见世面也是很好的”。

为得到锻炼,独自挑起大梁

刘慧鹏在这家店一干即是3年。正是在这3年里,刘慧鹏掌握了面食制作的根本技艺,而这3年也是最苦的3年。“其时候我和另外一名工友平均每天要削两袋面和成的面团。”刘慧鹏说,两袋面有100斤,加上水即是150斤,从配面、和面到削面,满是他和工友俩人在做。

在北京的那段时间,产业品类不像现在这么齐备,市情上还没有和面机、压面机等机器设备,做面食的扫数工艺底子上靠手工,一天劳作下来俩人累得滚动不得。“晚上关门之后俺俩就瘫地上了,不歇上半个钟头根本没气力收拾厨房。”工夫不负有心人,刘慧鹏的根本功越来越踏实了,他还跟着师傅学会了许多其他面食的制作要领。缓缓地,他已经可以独当一壁了。

2006年前后,刘慧鹏又迎来了一个机缘。“北京南三环外一家饭店招厨师,我考虑了一下就去了。”刘慧鹏说,之以是放弃当时的工作换地方,一方面是报酬上的思量,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武艺提拔上的考虑。“老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傅教会你根本的建造技艺,后面许多事要靠自己去琢磨。再好的训练也比不上实战,自己去饭馆当大厨一定辛劳,但也能磨炼本身,还能学到许多新常识。”

在新店里,刘慧鹏独自挑起了大梁,凡事都必要他来确定,姑且候忙得他焦头烂额。“令我印象非常深的是有一次早上起来切菜,不警戒切到了自己的手。”刘慧鹏说,作为一良庖师,每天和菜刀、案板打交道,切得手不是什么新颖事,“关键是切到手还不及告假啊,全饭馆就期望着你开工呢,能咋办”?刘慧鹏简朴包扎了一下就延续干活儿了,这一天他既要费心后厨的巨细事宜,还要咬牙陆续做面。“做面的时候手上还得罩上塑料袋,不克让伤口上的血碰到面,要否则既不卫生也是对顾主不负责。”这一全国来,刘慧鹏感慨万千,太难了,真的是干啥都不轻易”!

做碗“一根面”得预备6个小时

之后,刘慧鹏到过沈阳、广州、上海、武汉。“南南北北跑了很多都会。”由于厨师工作的非凡性,十几年间,刘慧鹏只在家里过了两次春节。“现在不比已往了,办事行业过年时也要开门,尤其是饭店。”刘慧鹏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在事情岗亭上过年了,“根本上大点儿的饭店都有年夜饭这一项,既然干这行,就得让人们能开开心心地过年,有人订饭咱就得做”。

“一根面”是刘慧鹏近几年才专注的一类面食。“之前就会做,这几年比力风行,就下了点儿功夫。”刘慧鹏先容,“一根面”是山西传统面食,一碗面就一根面,一根面也恰恰一碗,做的时间异常费劲儿,因为工艺上的要求,面团光醒发就得4个小时”。

每天一大早,刘慧鹏就要筹办当天用的面,面团和洽今后醒发上4个小时再拿出来加工。“拿出来一个面团,然后搓成面条,盘好放到何处延续醒发。”刘慧鹏说,等有顾客点餐时,再把盘好的面拿出来,拉面下锅。一碗“一根面”看起来简单,实在做起来很不轻易。“从和面到醒发再到甩面,一点儿都不浮夸地说,顾主吃上一碗面我得预备6个小时。”

“一根面”建造过程中,甩面是个很有观赏性的枢纽,也是一个非常累人的活儿。“面没多大分量啊,但要甩成模样并有准头儿,手法把握起来照旧较量费劲儿的。”刘慧鹏说,最初他学习甩面,一天甩下来,两只胳膊都能累肿了。

2016年,刘慧鹏和伴侣在鹤壁某商场开了一家店面。“刚下手就我们俩,生意还不错,即是人手不够。天天都要忙活到凌晨5点多,睡三四个小时就又得起来干活儿。”刘慧鹏说,一天要准备几百份甚至上千份面,“那段时间真把我累坏了”。

如今,刘慧鹏独自撑起了一家分店,只管做面食有着如许那样的辛劳,他照旧愿意连续做下去。“有人爱吃我做的面,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回报。”刘慧鹏说。

总值班:刘善新


分享 0